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赣州频道 >> 民俗风情

客家风俗 传承中原 浸染地方特色

    来源:开封日报 作者:刘洋 2014-10-14 15:03:00 编辑:刘婷

     “江西维平家具”杯《群众来信来电,媒体沟通传递》好新闻赛:

     (今视网赣州新闻(民生)热线:18720897298,报料(投稿)QQ:2457100545)

      核心提示

      风俗习惯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判断一个民族或民系的主要标准之一。客家风俗大都是客家先民从中原地区带过去的,因为变化的人文地理环境促进了中原风俗文化与当地风俗文化的碰撞与融合,客家民系也在这一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客家风俗文化,即以中原汉族传统文化为基础而又浸染有地方特色的风俗习惯,又因客家人口众多,居住地域广大,形成了“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的特殊现象。虽然客家风俗丰富多彩、包罗万象,但仍基本保留中原特色。宋代使中国的城市文化达到了一个高峰,宋代的城市风俗也繁盛一时,这对客家风俗的形成产生了深远影响。

      岁时节令展现客家风情

      客家的风俗习惯总体来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岁时节令习俗、婚姻习俗和丧葬习俗。客家人岁时习俗的形成内容,主要是传统的岁时节令习俗,因受时间及空间的影响而有所差异。同开封人一样,客家人对农历新年极为看重,客家人从农历十二月二十五就“入年界”了,直到新年的正月初五才算“出年界”。

      和我们一样,除夕,民间习惯称“大年三十”或“年三十”,客家人称“年三十前”,也称“过年”。这一天家家户户挂彩灯、贴门神、贴对联,以示来年的丰收吉祥。早上起来,先陈设供桌,布置香案,摆起鸡、鱼、肉、果品等拜菩萨、敬神,然后在各家厅堂挂起祖宗画像,敬奉祖先;上午,要在大门门口贴上鲜红的春联,挂上大红的灯笼,并在房间、谷仓、家具、床铺、家禽牲畜圈以及水缸边,贴上写有“人寿年丰”、“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等吉祥语言的红纸条,即所谓的“利市”,叫做“封岁”,也叫“上红”;下午大人小孩都要洗澡,穿上新衣,干干净净过年,也就是所说的“天光过新年,恭喜添福庆”。食过年饭。年三十除夕晚上食过年饭,是这一天的核心,一般家里都做好鸡、肉、鱼及其他菜肴。食过年饭,都是一家团聚,桌上要摆上比实际人数更多的碗筷,以示还在增长。过年饭,原为家人的团圆饭,但也有相请“过年”的,主要是儿女亲家(本村的)和最要好的朋友,为了轮流请“过年”,所以把本来是除夕的晚餐也就提前了,但一般要在“入年界”之后才请。年饭之后,便是要发“压岁钱”了,大人给小孩发,有独立经济收入的儿孙也给长辈发,相互祝贺,全家人欢欢乐乐。

      正月初一。初一是春节正日,也叫大年初一。从这一日开始进入欢度春节的高潮。吃、喝、玩、乐、探亲访友,欢欢喜喜度过十天半月。客家人俗语说:“年到初一二,家家打斗叙。年到初三四,人客来来去。年到初五六,有酒又无肉。年到初七八,家家捧粥钵。年到初十边,依旧同先般。年到十五六,食了余剩肉,耕个耕,读个读。”也有“有吃有吃聊(玩)到二十”之说。正月初二。正月初二开始探亲访友,自然首先要给岳父岳母拜年,客家人称“转外家”。梅州客家人凡在上一年新婚的“新姑丈”和妻子一同“上门”拜见岳父岳母。过去,“新姑丈”上门会被戏弄,给他戴破笠帽,脸上抹锅灰,弄得“新姑丈”狼狈不堪。初二开始,各家分别宴请“姑婆大姐”,请“新年饭”。客家人的主要传统节日除春节外,还有元宵节、清明节、六月六(天赋节)、中元节、中秋节、冬至等。

      元宵节,客家人称为“正月半”,这也是一个盛大的节日。从正月十一开始,大街小巷到处张灯结彩,爆竹炸响,烟花燃升,沿街可见舞龙灯的队伍。正月十五上午,凡是去年生了男孩的人家,都要在祖公堂挂上白油纸做的小灯笼,由家中男性将灯点燃,俗称“添新灯”,以示家中添了新丁(客话“灯”、“丁”同音)。挂灯前要祭祖公和天神,请他们保佑孩子健康平安。这日中午或晚上人们宴请亲朋好友。入夜,闹花灯的活动开始了,在一片鼓乐声中,各村各姓举出自家扎制精致的各色花灯、龙灯,男女老幼尾随观看,欢天喜地。许多村庄、乡镇还进行锣鼓大赛,花灯评比。宋以来相沿有元宵节吃汤圆(圆子)的风俗,客地也不例外。节日的庆祝活动持续到正月十六七才结束。

      婚丧嫁娶传承古礼

      自古人们把“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霖”当做人生四大喜事。不同国家和不同民族,都把婚姻缔结看做人生中的重大事件,给予高度重视。

      据著名客家文化研究者谭元亨所著的《客家文化史》记载,客家人来源于中原地区,并且历代都保存着中原的传统文化,所以客家人的婚姻观念深受古时“传宗接代”的影响。首先,婚姻的决定权在于父母家族,也就是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次,婚姻对象的选择,“门当户对”的观念才能有成,并且由于客家人属性成规,男婚女嫁必须“明媒正娶”;其三,由于客家社会一直是父系社会,因此招赘之风并不风行,“嫁娶婚”是为正宗;其四,“同姓不婚”的原则为客家人所严格遵守,还有就是家族的祖先辈结怨而发誓互不通婚,他们的后代也严格遵守。时至今日,客家人传统婚姻方式依旧传承至今,其大体有人家女、二婚亲、童养媳、等郎妹、华顿梅,隔山娶亲、一夫而妻,纳妾和冥婚等。嫁娶的礼俗,因人而异,而客家各地,也不尽相同,但大同小异。

      “人家女”,就是闺女。娶大闺女为妻,对女方而言,又称“大行嫁”。整个过程分为议婚、订婚、报日子和完婚几个程序,这也是我国自周以来实行的婚礼仪式的简化。议婚,也就是商议婚事。如果双方父母熟识的话,直接请人做媒;如果是由他人介绍,如若双方同意,女方父母可到男方家查看,俗称“看婿郞”,而后男方家长可到女方处查看,所谓的“看亲”。经过了解同意后,就进行“排八字”。八字相合后就进行议婚,其主要内容是指双方商议聘金和鱼肉。议婚谈定后,接着就是订婚,俗说“过年庚”,通过媒人进行订婚凭证的交换,女方的“年庚纸”,男方的一部分聘金。接着就是由男方选取良辰吉日为结婚日期,随后,遣人携带礼品报告女方。聘金要全部交清。吉日决定后,男方便可写好请帖,分送亲戚朋友,准备宴客。完婚,女方称女子为“行婚”,男方称女子为“入门”。完婚也就是俗语所说的婚礼,洞房。婚后的三天,新娘由弟妹陪同回娘家,俗称“转门”。住几天后再回夫家。至此,婚礼正式结束。女子结婚后,与丈夫离婚或者丈夫早逝成孀妇,要再行出嫁,称之为二婚亲。二婚亲,依旧会有媒妁、主婚人、聘金、婚书等,但不会按照六礼仪进行,远不如人家女行大嫁来得重视。男子再婚同样,其婚礼不如初婚之重视。丧葬仪礼,代表着人生旅途的终结。客家人对已“慎终追远”的丧葬,主要是传统古礼的传承,但又有自身的特点。

      当尊亲病入膏肓弥留之时,其远亲近邻都须前往探视,家人随侍在侧,已尽乌私。其易箦(病危将死)之时,移至厅堂,分男左女右,置于“老人间”,首内脚外,不挂蚊帐,即所谓的“寿终正寝”。死亡气绝后,敲打铜锣三响,表示已经寿终。随即在厅堂悬挂白色幛幕,俗称“孝帘”。孝子孝孙随即剃发、赤足,挂灯前往附近河边,投铜钱3枚,用瓦罐盛水而归以为死者尸体沐浴,称为“买水沐尸”。然后入殓、置灵、报丧,成服奠祭(俗称“做斋”),再点主、出殡、祭奠服丧。客家人在丧葬中必设“神主牌”,题死者之谥,其字数必须合“生老病死苦”中的生老二字。而最后的“主”字,一般故意写为“王”,留在治丧那天,由德高望重的人点上那一点,俗称“点主”。祭奠贯穿整个丧葬的全过程,而服丧则以辈分远近作为等差。亲子必须服丧3年,孙2年,曾孙1年,还有就是所谓的“爷死三年不采花,娘(原为女+哀,客家言意为母亲)死三年不露牙”。死者去世满百日,孝子孝孙也要备牲醴果品等物,穿孝服哭拜先灵,俗称“做百日”。此后每逢死者出生及去世的纪念日,家人又分别备牲醴果品敬祀。

      客家文化与中原文化血肉相连

      中原汉族的传统节日,作为中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大体上被保留在今天的客民社会生活中,并且对客家人的思想、心理、风尚等有着深刻的影响,成为客民维系其汉族意识的重要手段。客家人不但保存下许多中原的传统习俗,而且在自己社会生活中又产生了适应客家人政治、经济、文化生活需要的某些节日与习俗。福建省三明市地方史志办公室吕清玉在《客家文化与中原文化之比较》一文中指出,客家先民是中原汉人,其文化与中原文化有着血肉联系,存在着相当大的一致性。至今客家人仍基本保留中原风俗,表现在过年过节,人生礼仪等方面。中原风俗一大特征是敬拜神灵,继承远古图腾崇拜传统遗风,祈祷神灵保佑。客家人逢年过节,操办喜丧事等都要敬拜。比如正月初一清晨即起来燃放鞭炮,俗称用天地炮迎神。在清明节时扫墓祭祖,在端午节时开展纪念屈原的划龙舟活动,中秋节祭月神。农历十二月二十三为送灶神,一般民众都是求灶神讲好话,祈盼上天保佑。至今三明等客家地区也仍流行此风。

      中原风俗另一大特征是崇祖重礼,客家人祭祖是古代中原标准的礼俗,极为隆重又经常,每逢过年过节,全族人欢聚一堂,杀猪宰羊,祭祖序辈,瓜分胙肉,畅叙天伦之乐。中原礼仪之乡习俗在客家人生活中表现在人生礼仪、逢年过节、生育、通礼、祝寿等方面。礼尚往来、尊老爱幼、团结互助。近年,宁化石壁举办多次大型祭祖活动,海内外成千上万人参加。

      在食俗方面,客家人与中原风俗基本一致。当代客家人过年过节,仍杀猪宰鸡,吃面食,吃饺子,扁食(做成元宝形,寓意期盼一年中招财进宝)。吃蒜意味会“算账”。元宵节吃汤圆意味团圆。端午节吃粽子纪念屈原。中秋节吃月饼,欢聚一堂。但客家人有独特的迁徙历史,又有不同于中原汉民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活背景,所以今天的客家文化又有别于中原文化,有自己独特的内容。

      客家风俗与开封风俗一脉相承

      《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美食顾问、开封饮食文化博物馆馆长孙润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客家人的风俗也与开封风俗一脉相承。

      北宋时期,随着当时经济文化的进一步发展,城市文化达到了一个高峰,宋代的城市风俗也繁盛一时,而作为当时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东京(今开封)更是盛极一时。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民族融合和统治者对节日的重视,北宋东京的节日在传承前代的基础上内容更加异彩纷呈。传统节日中,寒食、冬至和元旦为三大节,由上至下格外重视,其宫中更重这三节,民间对这三节的重视程度首推冬至,其次是元旦、寒食。元宵、端午、中秋发展到北宋后节俗活动增添了很多新内容,尤其中秋节在唐代初步形成的基础上,到北宋逐渐正式化,从宫廷到民间格外重视,很多新饮食在中秋节出现。节令性节日在北宋呈现了娱乐化的倾向,宗教性节日增多并呈商业化。

      孙润田说,北宋东京民间的节日、节令文化与食俗,把城乡民众、皇亲国戚、僧道尼徒、国内外宾朋调动起来,繁荣了市场,丰富了饮食文化。当时盛大节日有20多个,节食、节物节节不同,各具特色,大部分节食是百姓喜爱的面点和小吃。这些节日和节食大多源于或兴于北宋,大部分延续至今。比如,中秋节开始作为正式的节日,最先在北宋东京盛行开来,接着风行全国。客家人的主要传统节日春节、元宵节、清明节、六月六(天赋节)、鬼节、中秋节、冬至等节日,在北宋时期的东京城都已出现并盛行开来。孙润田发现,客家人还保留着早些年老开封的一些生活习惯:客家人厨房神龛里供奉的是“灶王爷”,妇女沿河洗衣服用棒槌,孩子受到惊吓“叫魂儿”。当地订婚、结婚习俗也和开封差不多。

      开封有“客家祖居地”和“河洛文化沃土”之称,被誉为“全球华人最向往的十大恳亲文化圣地”之一。历史上,开封一直是中原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客家人5次大的南迁中,许多客家先民就是从开封这一带出发的。为躲避战乱,他们在南迁过程中将开封的风俗习惯带至南方,与当地风俗文化碰撞、融合,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客家风俗文化。(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