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赣州频道 >> 民俗风情

《衍香》:渐远的客家乡村俗事

    来源:闽西日报 作者:邱锡凤 2014-12-24 20:01:00 编辑:曾灵

        (今视网赣州新闻(民生)热线:18720897298,报料(投稿)QQ:2457100545)

      邱锡凤

      新近杀青的一部电影,竟令久居喧嚣城市的我们,霎时想起那渐行渐远的乡村,进而莫名煽动起那愈远愈浓的乡情。这就是青年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福建首部客家农村题材电影《衍香》。

      中学教师魏天启与当地大队书记的女儿黄晓燕要定亲了,于是,这个地处闽西的客家乡村开始沸腾起来,隔壁邻居、乡里乡亲都在为这件喜事忙碌着。可是,这场喜事的男主人公因为临时被安排去车站迎接从省城新来的老师,把仅有的新衣裳弄破了。女方的长辈本来就因天启家贫而心有嫌隙,这下更是老大不乐意,认为他故意装穷,便在席间借此“将酒”(硬劝酒)以泄心中愤懑。一场令人叹惋的爱情故事就此展开。

      新来的老师叫何菁菁,其言谈举止散发的时髦气质以及备受学生喜爱的教学方式,令魏天启陡生倾慕之意。他的这种单相思似的内生情愫,终于在妹妹天琴的猜疑和菁菁遭遇男朋友移情别恋打击的崩溃情境之中,外化为两个年轻人熊熊燃烧的情欲烈火。如此“跌鼓”(丢人)的事情,在男主人公所在的学校、所在的小山村炸开了锅,准新娘黄晓燕在学校门前默默举起了牌子,以客家妹子的善良和隐忍,无声抗议“当代陈世美”魏天启。

      在年青一代跌宕起伏的种种“人生实践”面前,早年丧偶的母亲林学英,同样以客家母亲俗常的坚忍与宽厚,小心翼翼地庇荫着自己逐渐成人的儿子,又老实虔诚地守护着客家的人文传统。在长辈面前,她要求“不会喝酒”的天启给叔伯老人们敬酒;在定亲之后,她要求天启不要胡思乱想害了黄晓燕。但是,当听闻何菁菁怀孕之后,“不问青红皂白”的学英又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跟“受害者”何菁菁站在一边。因为她觉得,虽然天启跟晓燕已经定亲了,但是尚未圆房,相比菁菁的怀孕,晓燕“声名”的损失应不及前者“生米已成熟饭”的痛楚。与此同时,作为自责与补偿,母亲又选择了与黄晓燕在一起,一道举牌并违心地大声谴责儿子魏天启这个“陈世美”!

      这样的情境设置,正是身兼本片编剧和导演的张辉教授的匠心所在,他精准地把握住了一位客家母亲复杂的内心世界。而女主角的扮演者娜仁花则以其精湛的演技,将这位客家母亲波澜起伏的内心纠结细腻刻画出来,举手投足,恰到好处。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客家文化在影视作品中的一次成功演绎,是对客家人精神特质的一次近距离描摹,是对“客家母亲”性格特质入木三分的全息成像,也是将客家土楼、客家廊桥(屋桥)等客家风物置放于客家人俗常生存环境之下的生动展示。影片从里到外洋溢着丰富的客家文化气息,取景自客家地区、客家土楼,广泛采用客家人日常用具,演员对白大量使用生动的客家语言,尤其是“跌古”、“婿郎”等别具特色的客家话语词的选用,使观众在欣赏影片的同时获得客家文化的点点熏陶。

      福建西部是我国客家人聚居的大本营之一,那里居住着成百上千万客家乡亲。客家族群是我国深具特色的一个民系,他们所讲的客家话,是我国唯一不以地域命名的方言,他们所传承的中原文化,至今散发着悠远的历史韵味,隐藏着深奥的文化密码。笔者有幸在影片开机之际,一睹剧本全貌,一睹剧中男女分分合合的姻缘,深为非客家人的张辉教授的才情所折服,并应原著者之约,一起与主创人员精心雕琢剧中人物对白的遣词造句等。在张辉笔下,剧本既脱胎于原著《抚摸岁月》作者何英女士所纪实描绘的浓郁客家人文,又钟情于娓娓叙述源自编剧之责所营造的客家男女风情故事。

      这样的乡村俗事风情,千百年来始终在中国大地生生息息。如今,城市化浪潮日益席卷着中国乡村,以及紧紧依附着乡村大地汩汩流淌着的中华传统文明血脉。可谓是喜犹悲,是非难断。俗话说,母亲在,故乡就在。对于越来越多涌入城市的人们,这一亲情纽带所传承的浓郁的文化基因,兴许将显得更为深厚更为炽热。就像片中的女主角何菁菁,纵使脚下行程再远,光阴流逝再长,终难忘却“母亲”那宽广仁厚的胸襟和善解人意的情怀,终将回到“故乡”跪喊一声“阿妈”!

      那么,随着母亲们的老去,随着乡村俗事的渐行渐远,我们的乡情是否依旧能愈远愈浓?而彼时,遥远的故乡又该以什么让我们魂牵梦绕,让我们日思夜想,让我们“记得住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