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赣州频道 >> 民俗风情

热情大方的客家女人

    来源:赣南日报 作者:陈留弟 2015-09-13 14:49:00 编辑:姚海军

      赣州民生新闻热线:13879730520,爆料(投稿)QQ:3249158538

      走进客家地区,最让人敬佩的是客家女人,最值得敬佩的还是客家女人。

      客家女人,熔铸了客家之魂。她们所表现出的从容、简朴、吃苦耐劳,无不融汇了客家人集体的精神,无不塑造出客家人集体的形象;她们的精明、热情、大方,以及知书达理,无不贯通客家人集体的情感,无不透出客家人文明的底气。

      客家女人,坚忍不拔,吃苦耐劳,刚柔相济,既温良贤惠,又能独立撑持一个家庭。在那以“三寸金莲”为美的时代,客家女人不缠足,以天生为荣,以健康为美,在汉民族中成为独立的一群。客家女人正因为有一双“天足”,峰峦挡不住,沟壑隔不断,悬崖上立得住,急水滩站得稳。客家女人能顶天立地,独立生活,甚至能和男人一样冲向战场,靠的就是这双“天足”。

      我虽不知古代的客家女人如何生活,可曾经下放到过的客家山村,却留给我动人的情景:在那春暖花开,莺飞草长的日子,一群群客家女扛起犁耙锄头,有的背上还背着个婴儿,说说笑笑地走向田野。

      田野热闹起来了,她们或挑着秧担,挺着胸脯,迈着碎步,行走在田埂上;或在田里弯着腰,两手飞快地、有节奏地拔秧苗,一眨眼,身后留下一把挨着一把的绿色秧苗……

      到了收割的季节,客家女如虹的身影沉浸在金色的稻海中,手中的镰齿咀嚼着日子种下的甘甜,她们深情地收割岁月,收割生活,收割所有的希望。

      收了工回到家里,客家女人依然忙碌,挑水、洗衣、劈柴、做饭、喂猪,没有一样少得了她们;月上树梢的夜晚,客家女人也不敢早早睡下,她们还要操起针线绣枕头、纳鞋底,或是给婴儿烘尿布,给公婆熬药汤……

      就是在那数九寒天,客家女也没空,她们或围着火盆掰油桃,或挑着茶籽去榨油坊,或上圩推销山货家禽,再买进居家过日少不了的食盐、酱油、火柴、肥皂、针线;或打年糕,打鱼丝、做米酒,准备过年年货。

      客家女人就是这样,从早到晚,从春到冬,忙碌在“家头窖尾,田头地尾,灶头锅尾,针头线尾”,倾注全部的热情,点燃生命之火,奉献全部的力量,支撑起一方天地。正因为有了能操持里里外外的女人,有了“生生死死为了郎”的妻子,有了可靠的停泊港湾,客家男人才义无反顾地下南洋淘金寻梦,“一心为妹出头天”;才风风火火闯九州,奋力打拼,为整个家族争一口气。

      在客家女人的心中,摆在首位的是子女的教育,一代代传下的谚语是“养子不读书,不如养头猪”,一家家寄托的是“喉咙省出交学堂,只望孩儿美名扬”。正是她们尊师重教,让文星高照,才使家乡将星璀璨,人才辈出。

      客家女人重教育,先重的是德育。所有的客家母亲都教育子女,重然诺,重情义,薄财帛,轻功利。所有的客家母亲都这样教导儿女,不要欠别人什么,也不要让别人感到欠你什么,你才会在这个世界上活得坦坦荡荡。

      有了这种高尚的境界,便有了“葛藤坑”的传说。在黄巢起义的战乱中,那里有位客家母亲,牵着年纪更小的儿子,背上年长的侄子逃亡。不顾自己的儿子,而顾恤父母双亡的侄子,危难当前,顾他人而忘自我,这是怎样一种人格,怎样一种了不起的牺牲精神?难怪“杀人魔王”也不得不为之动容,不得不网开一面,从而拯救了整个葛藤坑的客家人。

      有了这种宽阔的襟怀,便有了《围屋女人》的故事。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一位客家母亲在收养了红军的遗孤后,又在雪地里意外捡到一个地主的弃婴、仇家的后代。她用自己的乳汁和生命,养育和保护了两个分属于敌对阶级阵营的后代。这又是怎样一种崇高的母爱,怎样一种超越自我、感人至深的人性境界?

      跨入新的时代,客家女人从容地融入改革开放的洪流,演绎出更为动人的春天的故事。(陈留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