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赣州频道 >> 民生热线

信丰籍男子在广东揭阳一鞋厂宿舍内猝死 赔偿起争执

        “江西维平家具”杯《群众来信来电,媒体沟通传递》好新闻赛:

      (今视网赣州新闻(民生)热线:18720897298,报料(投稿)QQ:2457100545)

      今视网6月20日赣州讯(记者 曾灵)6月15日晚上10点多,信丰籍男子叶某在广东揭阳一家鞋厂宿舍内猝死,时年39岁,工龄16年,从事工厂喷漆工作8年,长年上下班不定时,基本上是24小时待命,厂里从没有跟叶某签订过劳动合同,也没有买过社保。6月19日下午,广东省揭阳市劳动局相关工作人员到美其足鞋厂调查了解此事,黄老板没有配合调查,此事经过多次协商未果,目前工厂已停产放假。

      据死者家属反映,叶某在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仙桥镇沿江路一家名叫“美其足”的鞋厂上班,是工厂的厂长,每个月工资4000多元,平时在厂里做的是装鞋和管理员工的活,当天晚上10点多,叶某和几个老乡在其宿舍内打牌,打了一会儿叶某突然倒在地上,倒下没几分钟便断了气,送到医院后,叶某直接被送进了太平间。

      据叶某家属介绍,叶某死得很突然,没有病史。叶某是1998年经老乡介绍来到广东省揭阳市美其足鞋厂上班的,从铁皮棚搭建的厂房到如今的高楼大厦,从几百元工资到几千元,从一位年轻力壮的小伙到步入中年的沧桑,叶某为工厂葬送了16年的青春。2002年,叶某在工厂认识了老乡一位姓赖的女子,2004年叶某与赖某结婚,2005年赖某生下一个男孩,由叶某的母亲在老家带着。夫妻俩多年以工厂为家,吃住上班都在工厂,一年到头除了家里有大事,基本都是过年才回到老家信丰县古陂镇,看看家乡的父老乡亲,陪陪年迈的母亲。在叶某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由于家庭条件有限,叶某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在工厂的16年里,叶某从一个不经世事的青年到带徒弟、带老乡去厂里上班的厂长,虽然文化不多,但做事比别人快,也做的好。工厂平时没有任何补贴,也从不定时发工资,缺钱了就问老板要,还得说是问老板借的。当然,在厂里的年数久了,有时候家里有急事也能向老板预支一点钱。“我们这周边大多是鞋厂,管理都一样,没有劳动合同没社保,工资和上班时间都不固定,工资基本是死的,有事做的时候就很忙,特别是打包装的,半夜老板一个电话都要爬起来装货,没事做就可以偶尔走动一下,做多做少都是那点工资,周边的老乡很多,大家经常串门。”死者家属说道。

      叶某死后,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仙桥镇沿江路美其足鞋厂的老板黄某表态,叶某不是因工死亡,工厂出于人道关怀,愿给10万元补偿。家属认为,叶某辛苦为工厂奉献了16年的青春,且上有70多岁的老母亲下有9岁的儿子,给10万元的补偿实在太少。

      6月16日下午,记者试图跟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仙桥镇沿江路美其足鞋厂的黄老板协商此事,谁知记者拨通电话表明完身份,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随后,叶某家属去了广东省揭阳市劳动局,劳动局的工作人员则称叶某不是死于工伤不归他们管,让家属去当地派出所,当地派出所在工厂调查死因后表明叶某不是他杀就离开了。

      6月18日下午,叶某家属请来广东羊城律师事务所一位张姓律师调解此事,经过张律师调查得知,叶某在工厂工作16年,工厂从未与叶某签订劳动合同,也没买社保,前一晚还加了班,死亡当晚9点多还在做事,是中途休息过程中猝死的,叶某以厂为家,没有上下班时间,有事就做,事做完了就下班,工厂没有任何厂规和用工制度,是一家严重违反用工规定的企业。张律师去当地劳动部门要求认定工伤,劳动局则说没有劳动合同就不受理,随后去找黄老板,黄老板则说自己高血压,便派出了他的女婿协商此事。

      6月17日下午黄老板的女婿答应说18日会做出一个赔偿方案来,但至今没有落实。张律师表示,如果工人是在工作场所或者工作时间死亡,在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都可以认定为工伤。叶某也在厂里做过8年的喷漆工,鞋子的油漆毒性很大,虽然现在死因不明确,但因其多年从事劳动强度大且对身体有害的工种很有可能是过劳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和家里的老人、小孩、妻子,工厂至少要给到70万元的补偿。

      截止发稿时,记者获悉,死者叶某的尸体仍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家属们也都赶到工厂跟老板协商赔偿问题,但从6月17日下午请来律师跟工厂老板协商,老板一直在逃避。6月19日下午,广东省揭阳市劳动局相关工作人员到美其足鞋厂调查了解此事,黄老板也没有配合调查,还将办公室和工厂车间大门紧锁,目前,工厂已停产放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