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赣州频道 >> 民生热线

赣州市南康区一人造板厂发生爆炸事故 厂方涉嫌瞒报

     (今视网赣州新闻(民生)热线:18720897298,报料(投稿)QQ:2457100545)

    火灾现场(厂内员工提供)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1月19日南康讯(记者 曾灵)日前,南康区鼎兴人造板有限公司的员工李某向记者爆料称,1月13日下午3点多,该公司干燥机因操作不当导致发生爆炸,致公司员工1死4伤,公司隐瞒不报,依然正常作业。事实真相如何?记者进行了调查。

      员工爆料:厂里消防设施形同虚设

      据南康区鼎兴人造板有限公司的员工李某介绍,他听到“砰”的一声,跑过去时车间已燃起大火。厂区内全是易燃物,当时火势很大,烧了4个小时。他参与了灭火,发现厂里的消防设施形同虚设,灭火器多数没用,消防栓也打不开。

      “当时我在现场救火,后来想想都后怕,我早就跟厂里的领导反映过消防设备不行,给我的回复是不出事就没事,真是个黑厂,希望媒体曝光这起违章作业。”小李如是说。

    躺在赣州市人民医院烧伤科的重度烧伤患者杜某

      据这位亲历者介绍,此次事故造成一死四伤,两名重伤者在赣州市人民医院住院,轻伤者则在南康区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有一个名叫余忠荣的上料工当场死亡。“清点人数时没看到他,半小时后消防员从车间抬出来就停止了呼吸。”李某这样说道。

      1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南康区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烧伤科,看到了南康区鼎兴人造板有限公司烧伤的员工黄某和刘某,两人同住一间病房,他们称不知是何原因起火的,只听到“砰”的一声响,车间就起火了,为救火把自己烧伤了。

      据其主治医生李某介绍,两人病情稳定,属于轻度烧伤,烧伤面积为5%,大概住半个月就能出院。

      “烧伤的人有4个,还有2个在赣州市人民医院住院,他们2个更严重,还有1个一到南康区第一人民医院就被送进了太平间。”被烧伤的刘某说道。

      记者后来在赣州市人民医院烧伤科也看到了该公司的另两名重度烧伤患者刘某和杜某,据当事人刘某介绍,事因干燥机堵了炉内升温致粉尘爆炸起火。而杜某伤情更重些,全身包着纱布不能说话。

    依然在生产的车间

      记者调查:遭遇“假话”或“沉默”

      记者在南康区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向医生询问13日下午烧伤病人的情况时,记者并未提及余忠荣的名字,医生一听是烧伤病人就拒绝回答记者的问题,他们称该事要直接找医院领导或者到医院对外办公室了解,他们医生没有资格回应此事,不方便透露。

      随后,记者来到南康区公安局消防大队,中队办公室的一位警员称1月13日下午鼎兴人造板有限公司发生事故后,他们也出了警,但此事不会报,不会提供材料给记者,是否死人他也不清楚。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南康区东山工业五路的鼎兴人造板有限公司,发现其公司共有三个车间,有两个车间在正常上班,有一个车间被烧毁了,车间前拉了警戒线,墙上还张贴了一张南康消防的封闭火灾公告,内容为:2015年1月13日18日30分起,对南康鼎兴人造板厂火灾现场(地址:南康区工业五路)予以封闭,封闭范围为警戒标志以内的区域。禁止任何人擅自进入封闭区域,否则依法追究相应法律责任。警戒标志撤除时,视为现场封闭解除。

      记者来到该厂办公室,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称老板不在,厂里一切安好,没有发生什么事,当记者提出封闭火灾现场公告及公司员工住院情况时,工作人员则称:“你哪里看到死人了?只是有人受伤了。”

    被烧车间拉起了警戒线

      再调查:事故中的生死真相

      根据工友提供的信息,1月17日,记者来到余忠荣的家乡信丰县古陂镇,据信丰县古陂镇古陂居委会吴书记介绍,该镇居民余忠荣在南康一家板材厂上班,前几天接到余忠荣儿子的电话,说余忠荣在上班时被炸死了,现在正在商谈赔偿的事情。“余忠荣夫妻俩都是残疾人,家庭比较困难,圩上的土坯房倒了好几年了也没钱盖,儿子在外地上班,圩上没房子没人,一家人在信丰县城租房子住。”

      随后,吴书记陪同记者去了余忠荣家的住处,只见房子已经倒了,只留下一片空地和烂砖残瓦,周边的居民都说余忠荣已经死了,这事在街上已传开,大家都知道此事。

    南康消防的警戒公告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余忠荣的儿子余洪宾,余洪宾称自己的父亲确实是在南康鼎兴板材厂上班时因干燥机粉尘爆炸炸死了,目前尸体在南康殡仪馆,现正跟厂里沟通赔偿事宜,厂里对赔偿一事并无诚意,家属要求赔偿80万元,而厂里的意思是只能给50万元。

      “这起事故就是一起安全生产事故,从我爸的尸体就能看出来,身上都烧焦了,在火灾现场就被烧死了,但厂里却说是在医院死的。我爸是今年年初去厂里上班的,是否有劳动合同我也不清楚,只是厂里的态度很强硬,意思是就赔50万,爱要不要。厂里这个态度我们没办法谈,只有去政府谈,要求政府追究其生产事故责任。”余洪宾说。

    余忠荣家倒掉的房子

      1月18日,记者致电南康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刘局长,他表示知道此事,应该是安全生产事故,死亡的一人已经上报,马上会成立事故安全调查组调查此事,调查后按照相应的法律法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