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赣州频道 >> 美食娱乐

六安背米回家的19岁女孩王倩


    家中的粮食就是王倩沿着这些石阶扛回家中的。


      王倩很乐观地说,只要坚持,她就能将这个家的担子挑起来。


      王倩经常看着父亲拍的片子一筹莫展。


      弟弟吃饭全靠人一勺一勺地喂。


      家中厨房上方吊着半只咸鸭子,是她留着为父亲动手术之后补身体的。


      王倩经常用水桶接漏下的雨水。


      王倩在昏暗的厨房内洗涮,准备为家人做晚饭,她说在天黑前早点做好饭也能节省点电费。


      毛竹比较重,王倩扛起的时候十分吃力。


      王倩稍微闲下来就劈毛竹来卖。

      对19岁的女孩王倩来说,“回家”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字眼。两年来,她每个月需要从合肥乘车回到六安,从镇上买3袋大米,步行1.5小时到达山脚下,分3次把大米扛上肩膀,再花近1个小时穿过2公里的山路,沿着溪流和小瀑布逆行而上,用走“之”字的形式爬过几乎垂直的石壁,到达半山腰的家。否则,家中的父母弟弟就断粮了。

      王倩家在六安市裕安区西河口乡十八盘村的一处半山腰上。在王倩的引导下,7月18日,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来到这个鲜有人迹的山村,在一片板栗树下,终于到了这几乎被人遗忘的3间平房。

      天气虽炎热,在平房里王倩的父亲和弟弟却蒙头睡在床上,母亲就坐在床边的旧沙发上,眼神呆滞看着眼前的一切。王倩的弟弟和母亲分属不同类别的精神障碍,而其父亲王永海则是“腰椎滑脱”,医院建议尽快手术。

      在砍柴的当口儿,王倩告诉记者,她已经在合肥的安徽职业技术学院读了两年书,虽然课程并不十分吃力,但她还是觉得“读不下去了,最好能休学”。究其原因,是父亲在腰椎滑脱后,家里已然没有人照顾,她不得不趁着暑假的空闲,担起照顾一家人的重任。

      刚进大学时,为了能尽快挣钱养家,她“死皮赖脸”找了学校食堂多次,终于谋得一个洗盘子的工作,一个小时5元钱;除此之外她利用周末前往学校周边散发传单、到超市做酸奶促销员等等,一个月大概能挣500元。

      就靠着这些收入,她每月从合肥返回六安西河口乡,购买3袋15公斤装的大米,沿着盘山公路用自行车推到山脚下,分3次把这些大米扛回家里。这样的路,她已经走了2年,如若不这样,家人就面临着断粮的危险。

      米是背回来的,菜就随便对付。厨房里23根发白的老黄瓜是全家半个月的菜,但厨房顶上挂的半只沾满蜘蛛网的咸鸭却是宝贝。“这是留着给爸爸做手术后吃的”,王倩说,去年过年别人送了这只鸭子后,半只用来过年,剩下半只她就胡乱抓了把盐腌晒后,一直吊在厨房没舍得吃。

      生活不易,在记者临走时,王倩说,“我不怕吃苦,但我用尽了所有力气,还是没有办法让家人好起来,真的好无奈。”

      傍晚采访结束后,这个坚强的姑娘,执意要将记者送到山脚下。随后又踏着胶鞋,穿过瀑布,沿着一路无人的毛竹林往山腰爬去。

      晨报记者王刚/文卓旻/摄实习生邓丽